麻豆传媒映画代理出品

.

千星嘴里那一口草莓,顿时就卡在喉咙里,不上不下,没滋没味。

而霍靳北依旧安静地等着她的回答。

好一会儿,她才终于勉强咽下那口草莓,回答了一句:“你买的?一般。”

说完,她便准备目不斜视地从霍靳北身边掠过。

不料霍靳北却抬起手来,往她面前伸了一下。

千星瞬间弹开,后退了两步,警觉地看着他,“你干嘛?”

霍靳北略显惊讶的目光从她脸上掠过,手却径直伸向了她捧着的那只碗——

随后,他取出了一颗草莓,放进了自己口中。

“喂!”千星瞬间拉下脸来,“这是我洗的!”

霍靳北说:“这是我带回来的。”

千星先是一愣,随后态度更加恶劣道:“那又怎么样?要吃你自己洗去啊!”

红底内衣小可爱

说完,她便侧身出了厨房,径直走到了客厅沙发里坐下。

霍靳北回过头,看着她坦然自若的模样,脑海中只闪过三个字——

长进了。

他没有走过去,而是转身走进了厨房。

千星坐在沙发里,一面吃着碗里的草莓,一面盯着电视机,然而心思却仿佛飞出了千里之外,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。

直到霍靳北又一次从厨房里走出来,将一盘切好的橙子放到了桌上。

“草莓不好吃的话,尝尝橙子。”霍靳北说,“这个味道很好。”

说完,他将橙子往她面前推了推,与此同时,伸出手去准备接过她手中的草莓碗。

“干嘛?”千星却再度往后缩了缩,仍旧是瞪着他。

“你不是说草莓味道不怎么样吗?”霍靳北说,“我以为你不爱吃。”

“你管我爱吃不爱吃?就算不爱吃,我也要吃,你凭什么干涉我?”

霍靳北闻言,收回手来,不再多说什么。

千星照旧安坐如山,一面看电视,一面一颗颗地细品碗里的草莓。

霍靳北尝了一瓣橙子,随后才又看向她,“真的不吃?”

千星没有理他。

霍靳北于是也不再多说什么,同样安坐在沙发里看起了电视。

两个人就以这样诡异的氛围和姿态,坐在客厅里看起了电视里铺天盖地的……广告。

就这么坐了大概十多分钟,大门口忽然传来动静,紧接着,就看见阮茵提着菜走了进来。

她一进门,霍靳北立刻起身来,迎到了门口帮她拎袋子。

“这么快就到啦?”阮茵见到他,也着实是惊喜,“我还想我可能先回来呢。”

“回来有一会儿了。”霍靳北一面回答着,一面帮她将菜放进了厨房。

阮茵笑着看着他的背影,随后才又看向了坐在沙发里的千星。

千星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电视,手却在面前的碗里抓着什么,阮茵上前一看,却见她那碗里空空如也,分明什么都没有。

“千星?”阮茵不由得喊了她一声,“你碗里装的什么?”

千星这才回过神来一般,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已经空了的碗,皱了皱眉,将碗放到了面前的桌上。

与此同时,霍靳北已经从厨房里另外端了一盘洗好的草莓出来,同样放到了客厅茶几上。

“你买的草莓和橙子?”阮茵不由得问。

霍靳北说:“同事送的,正好带回来给您尝尝。”

阮茵伸手拿过一颗草莓递给千星,千星原本不想接,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接了过来。

却又听阮茵问道:“什么同事这么有心啊?男的还是女的?”

千星刚刚咬进嘴里的那口草莓,忽然又卡在了喉咙上,不上不下。

霍靳北抬眸看了她一眼,回答道:“女的。”

阮茵不由得也悄悄看了千星一眼,随后道:“多大年纪啊?怎么给你送这么好的草莓?”

“说是自家的基地产的,给办公室的同事都分了。”霍靳北说,“科室主任,跟您差不多的年纪。”

阮茵顿时就笑出声来,“那还挺照顾你的,你跟着她应该能学到不少东西。”

霍靳北应了一声,随后又看了千星一眼。

千星已经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,在他看过来的瞬间,将手里剩下的草莓一口塞进了嘴里。

随后她就拍了拍手站起身来,道:“阿姨,霍靳北回来了,那我先走了啊。”

“你去哪儿?”阮茵有些诧异地问了一句。

“我回去啊。”千星说,“好些天没回出租屋了,不知道二房东会不会以为我横死在外面了。”

“胡说八道。”阮茵拉着她重新坐了下来,“你好好给我坐着,晚上咱们吃火锅。”

“不了不了。”千星说,“我真的要回去看看,这个月房租还没有交呢,而且这不是有霍靳北陪您吗?”

阮茵瞥了霍靳北一眼,说:“他就回来这么一天,明天就又要走的!”

千星听了,微微拧了拧眉。

阮茵又继续道:“再说了,他一回来你就要走啊?怎么,我这个儿子是会吃人,你怕他吃了你不成?”

千星终于朝霍靳北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,咬了咬唇之后,重新坐进了沙发里。

“您别说得好像我故意要躲他似的。”千星说,“我有什么好躲的呢?不就是一顿火锅嘛,吃就吃呗。”

阮茵听了,这才笑着起身道:“行,那就过来一起准备食材,咱们今天早点吃。”

千星当先站起身来,跟着阮茵往厨房里走去。

霍靳北则又坐了片刻,这才也站起身来。

阮茵正在餐桌旁边调试炉具和锅底,见他走过来,只朝厨房的方向使了个眼色,“你去帮千星吧,那么多菜,我估计她搞不定。”

霍靳北应了一声,走进厨房,果然就看见千星正将一根山药放在案板上,拿着刀在比划,似乎不知道该如何下刀。

霍靳北一面挽起袖子,一面道:“滚到切块就行。”

千星闻言,抬头看了他一眼,随后果断低头下刀。

霍靳北原本打算去干别的,不经意间瞥了一眼她下刀的架势,“你不知道怎么切滚刀?”

“什么滚刀不滚刀的,切成块不就行了吗?”千星冷冷地道。

“你这样平着切,到时候夹不起来的。”霍靳北说。

“那是你自己不会使筷子。”千星丝毫不服输,继续将山药切成一截一截的圆柱形。

霍靳北又看了几下,终于忍不住上前,直接从她身后上手,一手把住她的手按住山药,另一手则握住了她拿刀的那只手。

随后,他就那样带着千星的两只手,手把手地给她示范起来什么叫切滚刀。

Post Navigation